热评丨香港国安法 比任何惠港经济大礼包都重要

纪念香港回归23周年的香港《国家安全法》比任何其他香港经济礼品计划都更为重要。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实施为香港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机遇 ,摆脱了治理危机和社会混乱 ,使香港重回正轨。

《香港国家安全法》授权行政长官在不损害司法独立性的情况下指定法官

根据《基本法》,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具有实质性任命法官的权力 。司法独立的前提不是法官的任命,而是法官任命后独立的司法程序和制度保证 。

《香港国家安全法》授权行政长官在政治忠诚和专业素质的基础上,经与香港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法官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协商后,任命香港各级现有法官中的法官。最终上诉。这个过程不是要任命新法官,而是要在法官中选出最好的法官,并确认是否适合国安案的审理。国家安全法官不得发表有损国家安全的言行。否则,他们将违反其职责,不能被信任做出公正的判断,并且不得被任命或取消其资格。

在任命法官后,行政长官将不再干预任何具体的审判程序  ,而不会损害司法独立性。国安案根据香港当地的公诉程序进入各级法院。国安的法官是独立的,完全负责   。禁止外力干预。香港《基本法》和《国家安全法》共同保证了这一点。

国安案的非公开审判符合法治和司法管理的一般规则

国安案涉及比一般案件更多的国家机密 ,也与公共秩序的特殊利益有关 。非公开审判符合法治和司法管理的一般规则 ,需要通过法律程序予以确认。该制度不损害司法公开和透明的原则  ,是一种合理的法律例外安排。根据《香港国家安全法》,案件的审理基于公开原则,但不公开除外。这是与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法类似且兼容的制度安排 。

此外 ,陪审团制度是香港司法制度的重要机制 。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刑事诉讼程序是基于香港管辖范围内的陪审团适用原则,但也有例外。香港《国家安全法》规定了司法部长提交不需要公开的证明文件的法律情况,即保护国家机密,涉及外国因素的案件或保护陪审员的人身安全和他们的家人 。这是完全合理和合理的,律政司司长应行使严谨和审慎权,介入这个程序。

香港国家安全局不接受当地司法审查的决定有助于国家安全局全面,准确地履行其法律职责

香港国家安全局由特别第一任主席主持  ,履行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全面领导责任。它是中央政府授权的专门机构,也是较高级别的宪法机构。其决定不受香港本地司法审查的影响,这有助于国家安全委员会充分 ,准确地履行其法律职责 。

除司法审查外,还体现了香港《基本法》建立的行政主导制度和行政首长对特区和中央政府双重负责的政治责任制。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信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家秘密 ,不予披露是合法合理的 。各国政府信息公开法律制度中存在非公共例外 ,其中国家安全和国家秘密为典型例外 。香港国家安全局受中央政府的监督和问责香港国家安全局的监督和指导,不得违反《香港国家安全法》的明确授权和限制 。

香港行政长官应向中央政府提供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的年度报告和中央政府偶尔要求的特别报告,并应动态接受中央政府的监督和制约 ,以确保中央政府的有效运作 。依法执行国家安全法。

国家安全法确定言论自由的法律界限

《国家安全法》中对犯罪的描述涉及煽动。犯罪的描述相对清晰。它还指香港本地法律和其他国家/地区有关犯罪的描述和定义 。这是为言论自由建立法律界限,不会造成所谓的“定罪原因”。

该法参考并吸收了适用于香港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并反映了香港现行的人权保护标准。

表达自由必须在法律范围之内。不能以违反法律,破坏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方式来煽动和破坏它。历史上,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在煽动叛乱等罪行方面形成了相对丰富和明确的法律原则和判例。自香港回归以来,香港在表达自由,放任言论煽动,法律和非法边界模糊以及导致香港步入黑风暴运动的漩涡方面,一直过于偏向于保护权利。。这是国家安全立法的关键背景之一。

香港《国家安全法》旨在清理法律渊源,澄清法律,以明确的法律规范划分言论自由的法律界限,并打击煽动和破坏活动 。这项保护性立法巩固了香港的法治并保护了公民的自由权利  。

至于一些人可能违反《约翰内斯堡原则》和《锡拉丘兹原则》的香港《国家安全法》问题 ,需要正确理解  。这是一些国际学者的观点 ,没有规范约束力和强制性作用。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尊重和保护人权 ,但不受这些观点的约束或限制。

香港的《国家安全法》为香港摆脱治理危机和社会混乱提供了重要机会

简而言之,这项立法针对的是治理危机和社会混乱,包括香港的“反修正运动”。回归以来,香港整体上实现了繁荣,稳定和高度自治。中央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受到高度控制。但是,香港的本地和外部力量一直利用香港高度自治,过度政治自由和“不设防”治理制度带来的宽松法律环境从事破坏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颠覆活动 。。这些背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底线的破坏活动,很难在香港现有法律和自治能力的范围内得到有效的监管和惩罚。相反,他们逐渐塑造了“香港版的色彩革命”和地方自治对抗的僵局。这也严重损害了香港的法治 ,人权和民主秩序 。

香港缺乏足够的社会共识 ,也缺乏完成23项立法的能力 。首席执行官的行政领导和处理紧急情况的权利受到过度限制 。立法局很难在恶意的干扰下进行监管和有效运作。司法系统偏向于黑人暴力 ,无视国家安全 。裁判偏离公共秩序。香港的社会运动似乎是“违反法律”,“时代革命”,“复兴香港”。投机活动在当地的分离和香港独立的威胁。香港的治理危机和社会混乱凸显了香港自治的局限性以及香港保护性立法的合法性和必要性。

随着香港《国家安全法》的生效和严格执行,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治 ,社会秩序,民生利益和国际地位将迅速得到巩固,“一国两制”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在香港稳定。

(文摘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田飞龙  ,港澳研究协会理事长)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sunbound.com.cn/hk/171236.html